裙襦鸟兽草木,文以八彩杂革--生活有太多姿态,我们已经很累了,何必再去努力活在别人的姿态里